中国散文诗发展趋势探讨

中国散文诗发展趋势探讨

2019-04-15 19:12

  当下中国散文诗坛,社团性质的民间组织“我们” 可谓一个标志。“我们” 是首个由散文诗写作群体自发组成的散文诗社团。2012 年, “我们” 致力于在全国各大期刊上为散文诗开辟自己的专栏,使得更多人了解散文诗并接受散文诗,为这一寂寞文体注入活力,并力争使之受到文坛的重视。“我们” 还编选出版了《大诗歌》,明确了散文诗是诗歌大家族的一员,并将其和新诗一起进行编选,通过比较的视野来丰富散文诗自身的内涵。“我们” 散文诗群体的表现成为当前中国散文诗备受瞩目的对象。

  2012 年散文诗活动也呈现繁荣局面。首先,中外散文诗学会等单位举办了“九寨沟国际散文诗评奖”,并且该学会不断发起征文活动,使得散文诗写作得到不断的推动。此外, 2012 年4 月由《文学报•散文诗研究》主编萧风策划并组织了“江南之春” 首届南太湖诗会,这次大会可谓盛况空前,会议就当前散文诗的诸多问题展开了探讨。其中, 秦兆基提出散文诗写作的“精品意识”,并成文发表于2013 年第7期的《文学报》上。散文诗得到诸多名家和诗歌批评家的关注,体现了中国散文诗不断向前发展的趋势。散文诗社团的自觉探索和诸多散文诗活动的标举,使散文诗这一文类在该年度整体上呈现某种良好的发展态势。会上和活动中的研讨和交流均为中国散文诗发展提供了有益探索。

  整体而言,散文诗园地并不少见。除了像湖南益阳的《散文诗》、四川成都的《散文诗世界》一类的专门散文诗刊物,国内还有许多专业诗刊也辟有散文诗专栏。另外,不少报刊也开设有散文诗专版,这使得散文诗发表的园地异彩纷呈,并呈立体化的趋势。同时,网络媒体也为散文诗的兴盛提供了平台,诸如中国诗歌流派网、中国诗歌网一类的诗歌网站都设有散文诗栏目,促进了散文诗作家之间的交流。以上所提及的刊物和网站,在2012 年都有很好的体现, 不妨具体领略一下散文诗在2012 年文学刊物上的新发展。

  元月,《山东文学》下半月刊推出了“散文诗”专栏,这是综合性期刊为散文诗开辟专栏的范例。同时,《青年文学》、《诗潮》以及《中国诗人》、《淮风》诗刊等也相继推出“散文诗” 专版。此外不少诗刊也为散文诗提供了发表园地,比如《诗歌月刊》在同年第9 期创设了的“散文诗” 专栏,由散文诗名家灵焚、爱斐儿担任主编,该诗刊还计划在2013 年颁发万元散文诗大奖。还有, 《中国散文诗刊》在2012 年持续关注和报道了散文诗坛发展动态。尤值一提的是,专门性的散文诗刊物也在2012 年里酝酿而出。《星星》诗刊经过2012 年紧张的筹备和策划, 于2013 年隆重推出《星星•散文诗版》(月末), 该散文诗专刊倡导精品化、多元化的散文诗写作理念。综上, 2012 年刊物中众多散文诗专栏、专刊的出现成为是中国散文诗发展繁荣的标志之一。

  2012 年散文诗发表园地的扩展当然离不开一些报刊的助阵。元月, 上海《文学报》创办了“散文诗研究” 专刊,由散文诗作家萧风担任主编。该刊物不仅关注散文诗最新的创作成果,而且重视散文诗的理论建设。着力提高散文诗的精品性和时代性,对中国散文诗理论发展贡献突出。另外,《黄河诗报》该年推出了“中国当代散文诗回顾与年度大展” 专号, 该“大展” 分为两部分,共刊发了集老中青三代共183位散文诗人的代表作, 还为散文诗群“我们” 开辟了专题。这次大展梳理了散文诗的发展历史,成为散文诗史料的重要合集。除此之外, 2012 年《伊犁晚报》为中国散文诗也做出了突出贡献,每月开辟两个整版的天马散文诗专页,专门由邹岳汉主持。该晚报促进了伊犁地区散文诗的发展,为伊犁作家提供了发表散文诗的园地,从而涌现出了如松龄、刘奇、程静、郭文涟等散文诗人,为中国散文诗的进一步繁荣做出努力。中国散文诗发表园地的丰富和理论上自觉的发掘,必然会推动散文诗的迅猛发展,这些都与2012年的中国散文诗发展分不开。

  老一辈散文诗人有柯蓝、耿林莽、李耕、许淇等人,作为散文诗坛前辈的他们仍有出彩的表现,但一些新人的涌现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2012 年,收录了九叶派诗人王辛笛少年时代的散文诗作品的《辛笛集》正式出版,该作品集呈现了诗人的文学修养和对中国现代文学的贡献,值得关注。另外,为纪念散文诗前辈郭风先生为中国散文诗所作出的贡献,一部研究郭风散文诗的专集《叶笛诗韵———郭风与散文诗》在年初出版发行。该书涵盖了郭风极具代表性的散文诗作,内容全面丰富,是一部向经典致敬的佳作,具有极大的收藏价值。

  当然,本年度一些优秀的中青年作家也给散文诗注入了新的活力。首先,散文诗人方文竹的长篇系列散文诗《月牙湾》成为被关注的焦点。这部作品在创作上不仅超越了他之前的散文诗集,而且其中现实散文诗和地理散文诗成为了散文诗发展史上的一大突破,极具开创性。此外,当代著名的散文诗人李松璋, 也在2012 年备受瞩目。李松璋擅长采用现实主义的书写方式写作散文诗,善于将散文诗精巧灵动的语言穿插在怪诞的叙述中,用冷峻的笔法书写现实生活中的异化和变形,其独特性至今少人企及。由王幅明主编的《羽毛飞过青铜》就收录了散文诗人李松璋近期具有代表性的散文诗作品。其次,绝杀二肖不出特周庆荣的散文诗集《有理想的人》大放异彩。书名“有理想的人”锁定了全书的行文是以“理想” 为中心。周庆荣围绕“理想” 一词,赋予了“英雄” 、“祖国”、“高尚”、“光明” 等词语以全新的含义,从而构建起了诗人心中理想的家园。作为诗人、医生双重身份的爱斐儿所著的散文诗集《非处方用药》,许多学者都对这部作品进行了研读,并大多从其现代性、生态诗学等角度展开了讨论。爱斐儿在《非处方用药》中既倾注一个诗人的细腻多感,也结合了一个医生的理智敏锐,使得该作品呈现出感性与理性的交融。爱斐儿将植物的药理性与人的本性作为可以疗治情感创伤与精神危机的“配方”,这种视角前无古人,堪称一绝。

  最后,散文诗领域得以繁荣,离不开老一代作家对新人的扶持。年逾八十的海梦老先生为两位散文诗新星欣然作序。一是散文诗作家郭永明的《生命的浅唱》,海梦评价说: “郭永明先生在创作上还有很大的潜力, 超人的智慧和才华还没有充分发挥, 应该继续唱下去, 唱起生命的大浪。” [ 1 ]这本集子,一共有三个部分, 总体十二辑,涵盖的内容十分丰富。《生命的浅唱》文风温暖和谐,生活气息浓郁,形成了郭永明散文诗独特的艺术魅力。二是刘慧娟的散文诗集《白云的那一边》,海梦赞誉道: “这部作品,是她继诗集《无弦琴》之后的散文诗处女作, 如同一束闪射着奇香异彩的鲜花, 令人陶醉。” [ 2 ]这本集子着重写爱情题材,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她笔下所描写的女孩, 有一种大家闺秀的风范,温婉而大气,充分表达了人间的真情与人性之美。

  应该说, 2012 年散文诗领域无论在理论还是在创作上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尤其是对于散文诗研究中一直存在的问题做出了有益探索,同时也为中国散文诗发展融入了新鲜的血液。

  中国散文诗将来的发展,一是需要大量的散文诗发表园地以及精良的创作队伍,二是需要散文诗界进一步加强理论建设,尤其应加深散文诗文体意识的探讨。不过,在中国对散文诗的研究已呈自觉之势。尽管散文诗自引进中国以来,一直处境尴尬,散文诗的文体归属问题一直没得到很好的解决。但是2012 年以来,通过散文诗界的元老耿林莽、邹岳汉等人的大力提倡和散文诗刊物的努力宣扬,散文诗应归属于诗的看法成为了散文诗界的主流观点。正因为散文诗有着诗的血统,才使得更多的诗歌刊物在2012 年开辟了散文诗专栏。散文诗本质是诗,是散文诗文体意识中的一个核心观点,只有这一理论的成立和确认,才能指导散文诗创作走向一个正确光明的远景。

  1.散文诗是诗的分支。散文诗和新诗一样在“五四” 期间被引进中国,从而替代了格律诗等旧体诗。它从诞生之初就成为了诗体革命的产物。毫无疑问,散文诗是从诗发展来的,散文诗与新诗同源。回顾诗歌从古至今发展演变的过程,可以看到中国诗歌经历了漫长岁月,体式结构由严到松,格律由韵到无韵从而走向自由,散文诗也正是适应着这一发展规律而产生的。耿林莽在2012 年提出了散文诗是新诗的继续发展和延伸,是诗的分支之说,便是由此来论证。皇泯之前也表达过: “散文诗虽然穿着散文的外衣,蕴藏的却是诗的灵与肉。” [ 3 ]由此可见,散文诗蕴含着诗的灵魂,走向更自由的体式,打破了上千年来诗歌镣铐而舞出了行云流水的姿态,用诗意的表达构建了心灵的交流。为能更适合地表现当今生活的复杂性,为使诗的韵律和语言更适合于现代人的表达习惯,散文诗便成为首选。从以上观点可以看出,散文诗是诗的一种延伸, 是诗的分支,而并不是诗与散文简单的叠加。

  2.诗与诗性。散文诗属于诗歌范畴,是与新诗、旧体诗和民歌体诗歌同属诗歌的“大家族”,可以说散文诗和它们并驾齐驱,具有很高的价值取向和地位。2012 年,众多散文诗研究者都响应了邹岳汉在《文学报》上所提出的“散文诗诗性” 问题的言论。于是, “诗” 与“诗性” 成为了散文诗理论研究中的一个焦点。“诗” 与“诗性” 是有所不同的, “诗” 是一种外在的表现形式, 而“诗性” 则是诗歌内核和本质的体现。可见, 近几年之所以散文诗的归属问题一直争论不休, 就是因为没有把“诗” 与“诗性” 区分看待,而陷入误区。往往只停留在“诗” 的表面, 忽略了散文诗的诗性。

  在2012 年,周根红在邹岳汉散文诗诗性理论的基础上做了进一步阐述,她把诗性的打造明确为想象力的张扬、独特的体验、诗性的开放性这三个方面。另外,崔国发认为散文诗的诗性主要体现在思想、情绪、内容和语言的诗性转化,只有使其诗性的本质落到实处,才能自出机杼,独树一帜,开辟新的艺术境界。还有论者提出,散文诗诗人需要在处理题材和组织语言上功夫,认真琢磨如何产生和构成诗意的问题。尤其是语言对散文诗诗性的形成起着重要作用。当读者在语言的变幻中感受到散文诗独特的想象和韵律时,语言就有了一种张力,散文诗的诗性便就此生成,其文体特性便得以凸显。因此, 2012 年散文诗文体意识就体现在对诗性本质的认可和重视,许多老一代作家在这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而如今我们看到, 中青年作家也在辛勤耕耘,继续为中国散文诗理论体系的完善而努力。

  3.散文诗和散文。在探讨散文诗文体意识的问题上,散文诗与散文的比较也是一个绕不过的话题。散文讲究写实,注重用白描般的手法将叙述展开;而散文诗除了写实的部分,还加入了一些绚丽的表达技巧来增强文章的象征意义,所以叙述中常常将虚与实结合在一起。由此可见,散文诗虽然挣脱了新诗的格律束缚,加入了一些零碎的情节性叙事,但毕竟不如散文那样叙事完整细致,而是更偏重一种诗意氛围的渲染。其中差别,可以用线与面的关系来进行比喻。散文诗就像线, 精致细腻,串连成文; 而散文则更像面,娓娓道来,从容铺展。这自然也影响到了它们结构和叙述方式的差异。

  2012 年,散文诗与散文的比较问题,依然得到了当代理论界的关注。有论者列举了现今在散文诗与散文问题上的一些争论:有部分人认为散文诗是“用散文来叙述诗歌的特质”,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认为散文诗既有着诗的特点也有着散文的特性,而散文诗的内在是诗歌,外形却是散文。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对散文诗和散文的区分问题做了一定程度的探索,但并未将散文诗和散文的误区明确。在2012 年的《文学报》上,蔡旭结合自身的创作经验对散文和散文诗进行了明确的区分。他认为,散文诗在叙事上注重跳跃性和片段性的闪现,而散文则更像一种拉家常式的聊天。散文的叙事更完整而丰富,但又少了散文诗因为叙事破碎而形成的诗意,这就形成了散文诗和散文的重要区别。蔡旭还提到,散文诗与散文区别的另一重要问题,那就是散文诗与散文的语言区别。散文诗的语言有内在的音乐美,语言的节奏感和旋律感都很强,而这种有层次的语言音乐性在散文里是没有的。诗人穆木天就说道: “散文诗是诗的旋律形式的一种” [ 4 ]散文诗语言保留下了其诗性本质所特有的韵律感,这种韵律感使得散文诗语言有着音乐之美,这便形成了散文诗区别于散文的又一特性。

  4.散文诗的独特性。散文诗是一种有着自身独特规范的文学样式,是诗歌家族中有着独立地位的一员。在诗的大家族中,散文诗有其独立的文学符号,有其自身独立存在的美学价值,若失去它的“独立性” 散文诗就会丧失文体存在的意义。但需要注意的是,散文诗的“独立性” 仍不能离开其“诗性” 的本质,脱离散文诗的本质属性去谈散文诗“独立性” 必将适得其反,使得散文诗文体陷入自我迷失。散文诗以“诗性” 为核心,是吸收了多种艺术特色的独立体式。中国散文诗在经历了近百年的艰辛探索后,形成了其独特的文学价值和美学涵义,因而独立于其他各种文体而得到了世界文学的承认。将一生都奉献给了散文诗的郭风也曾深情地赞誉过散文诗“是一种在艺术上最富有独创性的文体” [ 5 ]。正因为散文诗具有独立性,有其自身独特的魅力,才使得散文诗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荣誉,于是才有了普吕多姆的《孤独与深思》、泰戈尔的《飞鸟集》等一系列优秀的散文诗集的出现。

  伴随散文诗的文体意识而来的,当是散文诗的评判标准问题。该用怎样的尺度去衡量散文诗的优劣,也即关于散文诗精品意识的倡导,这成为了2012 年散文诗理论研究中的一个热门线 年首届南太湖诗会上, 秦兆基指出散文诗创作的一个突出问题是缺乏精品意识。他提出: “现在的精品, 也许就是未来的经典。” [ 6 ]2012 年以来,散文诗“精品化” 的问题也得到各散文诗刊物的关注。《文学报》创办的《散文诗研究》专刊就力图通过精品之作来指导散文诗创作发展方向,其主编萧风也邀请了多位散文诗坛前辈参与栏目对话,大力倡导散文诗写作的精品意识。同时《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刊物的主编也在不同场合表示过,支持散文诗走精品化路线,提出将在刊物选文上极其谨慎和用心。一向坚守散文诗精品意识的耿林莽,也多次撰文对这一问题进行强调。散文诗要获得文学界的重视和认可,作品质量的提高是关键。只有散文诗坛形成良好的创作风气,多出有新意有内涵的散文诗作,才能进一步提升散文诗的文体地位。

  如今,写作散文诗的作品是海量的,但其表面繁荣的创作态势却需呼唤更多精品的产生。数量的累积并无法为散文诗在文坛争得一席之地,更需要在散文诗的质量上努力提升。当然,精品意识也需要各大期刊、报纸在选择作品时适当提升发文标准,营造良性的创作园地。对此,谢冕在回顾2012 年散文诗创作中指出, “归根到底诗是‘贵族’ 的, 不是平民的,不是谁都能写的。” [ 7 ]散文诗是高雅的艺术呈现, 应有着“阳春白雪” 的气质,而不应该被打着幌子的所谓“大众化” 而放低散文诗发表的门槛。谢冕的观点,进一步说清了散文诗的发展繁荣,与散文诗的写作标准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之前, 方文竹也提出过: “能否出精品确是发展散文诗的关键。” [ 8 ]将精品意识作为散文诗发展史上的一项重要使命,是每个散文诗人、评论家、主编需要认清的历史责任。纵观波德莱尔、屠格涅夫、圣琼•佩斯、泰戈尔、纪伯伦等世界著名作家的散文诗精品,都可以发现这种历史责任感在散文诗创作中的体现。2012 年散文诗界为精品意识的进一步强化做出了有益探索。

  2012 年中国各个不同地域的散文诗可谓万象纷呈、异彩缤纷,表现出了各自鲜明的特点。下面将选取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区域来观察地域文化语境中散文诗的特色。

  甘南地处青藏高原,高原纯净的空气和辽阔的风景造就了甘南独特的风土人情,而从形成了这个地区不同寻常的精神特质。甘南散文诗现象在2012 年成为散文诗界广泛关注的焦点,不少期刊发表了甘南散文诗作品。在《诗歌月刊》第12 期上就刊发了多位甘南诗人的诗作。另外,《散文诗世界》在本年度十分关注甘南散文诗的创作, 并于第9 期“ 实力方阵———璀璨的星” 和“深沉的思索” 两个专栏中发表了甘南散文诗人牧风、陈拓的散文诗作品《一个人的青藏》(九章)、《玛曲断章》(九章)。此外,甘南散文诗的传播与发展也离不开《格桑花》文学网页的支持。7 月,该网页在西北文学网站上创立,及时报道和传播甘南散文诗资讯,为甘南散文诗提供更多的交流平台。甘南散文诗的繁荣离不开地域文化的熏陶,由于受到甘南地域特色的影响,甘南散文诗形成了内容民族性、精神崇高性的特点,从而显示出不同于其他地区的特质。下面列举两位甘南地区具有代表性的散文诗诗人。

  花盛作为一个地道的甘南人,其充满诗意的作品成为了甘南散文诗的典范。诗人这年荣获第五届散文诗天马奖,其散文诗作还入选了《中国当代散文诗回顾与年度大展》专号。花盛在本年散文诗领域的活跃,离不开甘南这片土地带给他的灵性。诗意的作品需要诗意的生活,正如海德格尔所提出的“诗意的栖居”。对于花盛而言,正是甘南地区充满诗意化的生活激起了他创作的灵感,让他远离浮华的大都市,行走在甘南世界的“桃花源” 中。花盛在诗中曾这样描述, “我的窗户朝南,每天可以看到对面的山坡和山坡上一片小小的白桦林在这个窗口,我目睹了白桦林的颜色由绿变红, 由红变得渐渐枯黄。” [ 9 ]惬意地欣赏四季变化,风景如同心灵一样纯净美好,在花盛的世界里消散了对现实物质的欲望,用一种类似于人类孩提时期特有的视角去审视周围的一切,使浮躁的世俗消散于诗人笔下这片高原美景中,从而使心灵回到信仰所在的栖居地。因此,他的诗句在甘南的土地上绽放出诗意的光辉,这也许正是海德格尔所说的“诗意的栖居在这片大地上”。

  和花盛一样,牧风也是备受关注的又一个甘南地区的散文诗作家。牧风是在江淮文化与甘南草原文化的双重文化熏陶中成长起来的藏族人,他的作品既有着江南书生的传统精神,又有着对于草原强烈的赞美之情。牧风的作品体现了明显的地域特色,他在《高原窗外的小鸟》中写道: “我在清晨推开高原羚城的小窗,推开一个鸟的世界。” [ 10 ]生动活泼的画面,将作者对故土的热爱深深地渗透在了字里行间,透过小鸟叫声和飞翔的姿态,向我们展示了青藏高原独特的人文景观。

  以上两位散文诗人都力图用自己的书写方式还原美好的家园,这个家园是在甘南地域文化熏染下形成的,甘南在他们的笔下正处于不断地诗意构想中。

  说到西域散文诗创作群体,不得不提到亚楠自筹资金创办的“中国散文诗天马奖”,这一奖项活跃了西域地区散文诗的创作,为地域文化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本年,第五届中国散文诗天马奖颁奖会在伊犁召开,这一会议极大地促进了西域散文诗的发展,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天马精神”,成为了中国散文诗的一个地域性标志,为中国边疆的散文诗创作做出了贡献。在西域这片边疆的热土上,有着旷野千里的魅力景观,造就了丰富的写作元素,因此这片土地注定不会寂寞。在王幅明和陈惠琼编选的《2012 中国散文诗年选》中,亚楠、王新鑫等伊犁作者均入选,这为西域散文诗进一步繁荣造势, 使西域的散文诗进入更多人的视野。

  当然,西域散文诗能成为中国散文诗一个关注的焦点离不开亚楠的努力。2012 年,亚楠依然写下了西域文学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是西部散文诗人中可以进行重点考察的一位颇具代表性的诗人。他身上有着双重地域文化的烙印。他同时有着伊犁人的粗犷苍凉和浙籍诗人的细腻柔情。在边疆所赋予他的创作源泉中,亚楠书写了西域边疆开阔雄厚的自然之美,颂扬了新疆温暖的人情和人性之美。

  在路途的焦灼中,亚楠的西部散文诗呈现出了漂泊的伤感与迷茫以及深切盼望回到故土血脉、回到精神本根的愿望。他笔下所描绘的景色,如木扎尔特的河水、天山的雪狐、昭苏草原的雏鹰等都深具新疆本土气息,有着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是一种对生命本真的书写以及对精神回归的渴求。在大山大川之间的从容笃定,却在亚楠的文字中透露出无限的人文关怀和地域风情。他在《敦煌》中写: “大漠深处的敦煌,庄严而圣洁。那些洞窟多么宁静。这佛陀的家园,在危崖之上, 谜一般幽深, 就像滚滚红尘中遥远的往事。” [ 11 ]宁静的洞窟构成了神秘安静的诗歌氛围,形成了超脱于红尘俗世之外的禅意,使得心灵归属于“佛陀的家园”。生命的磨砺练就于这辽阔的西域土地上,厚重而朴实的书写呈现出了亚楠散文诗独特的地域文化。亚楠的散文诗就是这样,在自然与人文之间寻找精神的高度。西域风光是亚楠散文诗的大背景,是他文字的底色,因为他的脚步行走在这片土地上,心才可以遇见美丽的风景。这是亚楠最为独特的散文诗风格,也是西域散文诗特色的一个很好的体现。

  2012 年“瓮水长歌” 散文诗大赛暨贵州省第十二届散文诗研讨会在贵州隆重召开。这使得贵州地区,尤其是黔南州散文诗现象成为地域文化中被关注的热点。黔南地区是一块还未被现代文明侵蚀的淳朴的地域,这里充满了神秘与原始的气息,绚丽多彩的民族文化在这里汇聚,形成了独具风情的黔南文化。黔南散文诗的渊源最早可追溯到20 世纪世纪80年代,在散文诗地域文学创作中有着重要地位。其中罗文亮可以说是黔南散文诗创作的带头人,为黔南散文诗特色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从20 世纪90 年代到21 世纪初, 黔南的散文诗已形成创作群体,且在贵州有相当大的影响。此外,黔南散文诗还以《夜郎文学》的专栏“散文诗苑” 为园地, 发表了许多优秀的黔南散文诗作,形成了黔南散文诗创作的繁荣局面。

  在2012 年里, 许多黔南散文诗人的作品在重要的散文诗期刊上得以发表。尤值一提的是,布依族散文诗人杨启刚,其散文诗充满着浓郁的黔南风情,独具地域特色。他在《散文诗》上发表了自己的新作《红禅:低吟或晚唱》也独具黔南地域特色, “城堡历经了无数个世纪,一个又一个神秘而美丽的传说密密地覆盖着它尖形的布满花纹的堡顶,它的四周有花朵与草的栅栏围着” [ 12 ]。城堡是隐匿在尘世之外的传说,是对故土记忆的一个地域符号,是心灵的一种回归。这是在朴实纯真的黔南才可以看到的独特风景,取材于黔南颇具民族风情的画面,在散文诗的世界里构建心灵的圣洁殿堂。另外,黔南散文诗人牧之也极具代表性,其散文诗作品《弥漫的思绪》在2012 年入选了“中国当代散文诗回顾与年度大展” 专号。并且,《散文诗世界》所推出的贵州第十二届散文诗研讨会专辑中也刊登了牧之的散文诗作《情系江界河》。全诗以流动着的“江界河” 为中心,向读者展开了一幅贵州高原地区雄浑辽阔的风景画, “峡谷” 、“飞鹰” 、“高高的云霞” 构造起来了牧之心中的故乡,“江界河,你是我心中永远的风景” [ 13 ]。在诗中饱含了牧之深厚的故土情怀,在神秘而磅礴的背景之下所带来的是灵魂的净化,这也许正是受黔南地域文化所影响,因而呈现出黔南散文诗独特的魅力。黔南散文诗创作的总调子就是民族文化和本土精神的结合。由此可见,对于地域文化精神的宣扬,是黔南散文诗形成特色和个性的根本所在。

  平原的地理特性,决定了生活在平原的诗人一定拥有着和海一样博大胸怀和广阔的视野。平原能容纳下万物的滋长,任诗意驰骋在一片生机盎然里。2012年,河南散文诗诗群呈现出蓬勃的生命力,不但发表数量很大而且质量都属上乘。首先,河南散文诗的繁荣,是因为有着王幅明、王剑冰等名家的带领和影响。一个区域散文诗的发展离不开散文诗人的努力,尤其是老一辈大家的支持和引领。其次,河南省散文诗学会也不遗余力地为本土散文诗发展做出努力,多次组织学术研讨和创作经验交流等活动。另外,河南文艺出版社为河南散文诗的贡献也十分巨大。从2012 年1 月起,几乎每个月都有河南散文诗人的作品在河南文艺出版社结集出版,其中涌现了大量优秀的河南散文诗人。最后,还值得一提的是由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办的《河南作家》,为繁荣本地的散文诗事业,于该年第一期刊出“散文诗八家”,选发了河南散文诗人王幅明、王剑冰、胡亚才等八位的散文诗作。下面,结合两位河南散文诗人的作品来分析河南地域文化中的散文诗特色。

  2012 年, 河南散文诗人李俊功在《东京文学》上发表了12 章散文诗《自平原自春天出发》,将河南所处的华北平原这一地理概念引入了散文诗中,河南因此同时具有了地理意义和人文意义。“沉静,像一口井一样幽深, 像内部扩大的清澈” [ 14 ]。河南作为李俊功诗歌的一个中心意象, 从来都不是独立的存在,正如宗白华所言: “它所表现的精神是一种‘深沉静默地与这无限地自然,无限的太空浑然化一, 体合为一’。” 在诗人的笔下,河南是一种归乡的表达。在悠远宁静的思绪里,期盼一种精神的回归。诗人采用了与河南息息相关的纯朴意象,使得诗文与河南的景色形成了鲜明的互文关系,相互参照、相互倾听。河南的温和大气承载着的是文化的底蕴,是中华文明的一部分。同时,这些文化元素成就了李俊功独特的河南散文诗景观。

  和李俊功一样,同样深爱着这片土地的散文诗人还有马东旭, “我的手握着笔就会颤抖,021期:四肖《狗虎龙羊》! 眼泪簌簌坠落。仿佛整条申家沟的水都在上涨, 汹涌,有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这是马东旭的一段自白,耿林莽曾说,“有了这一段自白, 已足够清晰地画出他生存环境提供的写作背景了。” [ 15 ]正是由于马东旭生活的地域环境才形成了他独具特色的写作风格,在苦难之中挣扎的疼痛,使得他的文字有着直扣人心的力量。他散文诗大多出现村庄、金黄玉米、羊群、母亲等意象,形成了深受河南地域文化影响的诗歌意境。独特的文学象征,凝练质朴的笔法,勾勒出真实可感的河南意象,唱出了对故乡最深情的眷念。河南地区散文诗散发着如春天新翻泥土的纯朴气息,透露出河南地区独特的人文气息和精神内涵。

  2012 年,散文诗的审美价值和艺术构造是值得去关注的重要部分。从散文诗的语言美、意境美、抒情美等方面去探究它的审美价值,从而去考察散文的形式、风格、情感表达、艺术表现形式的突围,这是一个可行的路径。

  散文诗在语言上的探索,成为了该年散文诗发展革新的一个重头戏。散文诗的语言是立体而生动的,有着很大的活性因子,跳跃而充满音乐性。精巧隽永的语言,使得它本身摆脱了诗歌和散文带来的文体焦虑,而让散文诗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散文诗既可以采取小说的叙事语言,也可以借鉴电影蒙太奇的书写方式,同时还可以借用音乐丰富而灵动的旋律。从而,散文诗既可以记录下了意识流动的瞬间,也能够捕捉到速写式的画面,甚至还可以书写出突破时空局限的断章。

  2012 年散文诗在语言上的探索, 可以从散文诗的创作方面着手进行考察, 试看2012 年刊登在《文学报》上, 胡弦新作《江堤》中的选段: “这是春天,刀鱼在水中磨它雪亮的刃, 河豚的眼在毒素里继续下沉……这是春天,奔流之水,没有任何事能捆住它……这是春天,江水把自己一再压低, 无数波涛被转换成记忆……” [ 16 ]

  “这是春天” 出现在了全诗的每一个小节的开头, 成为“引领” 的号子。复沓重叠了四次,如排山倒海而来的江流即将涌来,但诗句又是那样从容不迫地铺展开来。重复的语言技巧用在了散文诗中,使得胡弦的整首散文诗不仅层次分明,连贯磅礴,并且还具有如《诗经》般的大气优美,仿佛一首沉淀千年的乐曲正在缓缓铺漫开来。这也正是散文诗语言魅力之所在,复沓性语音的反复回旋,使得散文诗的音乐节奏感增强了,用零碎闪现的画面制造了散文诗的蒙太奇效果。这首散文诗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范例,散文诗语言可以从音乐性上观察,散文诗是诗,始终蕴含着诗的音乐性因素,而这些都要靠美妙的语言来得以实现。

  散文诗一直以来都被视作抒发小花小草小感触的一种文体,认为散文诗的题材选择也应从一些微小的“小题材” 中去着手。但在近几年, 尤其是散文诗受到重视的2012 年, “大诗歌” 的概念再次在散文诗领域中得到强化。“大诗歌” 理论及意义化写作的提出,无疑将成为中国散文诗发展的潮流与趋势。打破散文诗过去的界定和禁锢, “走出小我,融入大的时代背景,让自己的小意绪包容于大情怀之内” [ 17 ]来挖掘题材的深度,以时代的敏锐性去体察生活的点滴,散文诗不再只写风花雪月,而将视野变得更辽阔更丰富。但是, 目前散文诗“大诗歌” 观念还未真正形成其特有的精神内涵,于是就有了“把散文诗定位在‘意义化写作’ 这一向度上, 就是散文诗发展道路上的指南针” [ 18 ]。这样的说法,为散文诗突破题材局限从而进一步发展指明了方向。而意义的形成,往往需要作者和题材之间达成某种互动的默契,把小感触赋予一种有深度的品质,从而使散文诗产生新的内涵。

  对于这一问题, 2012 年值得关注的还有方文竹的散文诗。他在创作方面都在追求“大诗歌” 观念。他很少采用大家所熟悉的题材,而是更多地选取现实生活中鲜为人知的新奇古怪的人事物,去掉其夸张浮华的表面成分,而在散文诗有限的空间里填充了更多对于生活本质的思考。在生活中去寻找题材,经过诗人自我的加工和改造,从而生成某种陌生化效果。在这点上,方文竹为2012 年散文诗题材的革新做了有益的探索。

  散文诗作为诗歌大集体中的一员,作为有着独立审美特性的文学样式,自然少不了对散文诗审美构造的探讨。

  邹岳汉曾说: “判断一篇作品是否是散文诗, 首先要从诗的角度着眼。” [ 19 ]这个观点甚至引导了2012年散文诗在审美构造方面的走向。散文诗有着诗性的内核,散发着诗意之美,因此散文诗的美学意义应该以诗歌的标准来进行衡量。为此,著名散文诗人灵焚便提出“意象性细节”,考察散文诗的诗意,自然应先从散文诗的意象去着手。在诗歌的构造中, “意”与“象” 的关系成为营造诗意审美的重要途径,两者成为了散文诗审美构造的基本元素, “象” 是本体性的, “意” 是灵魂性的。

  对于这一问题,耿林莽先生在谈到自己的创作体验时也说道: “意与象的深层次相互渗透、深化, 或许是一个久远的过程。” [ 20 ] “象” 深入了创作主体的心灵,经过长期地发酵和加工,从而在某个爆发点来临的时候, 产生动人心魄的“意” 来,才能使得散文诗产生恒久的震撼人心的审美意义。散文诗的审美意境的营造离不开意象的构造, 这一点在2012 年的许多作家的作品中都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比如魏鸣放的散文诗作品《青砖》: “青砖城墙,在中国的南方和北方,将三千年的雨丝,晕染成青绿的水茶。” [ 21 ]该散文诗以“青砖” 这个具有代表性的建筑作为中心意象,将一种深沉的思念在字行之间渲染开来,营造出来江南烟雨朦胧的独特意境。这便是散文诗中意象所构建的审美空间。

  散文诗在“五四” 时期从西方得以引进中国。时至今日, 中国散文诗发展已经有近百年发展史, 几代中国散文诗人都在为这方寂寞的净土而不断努力探索。2012 年是中国散文诗兴盛发展的一年, 不论是在理论还是在创作方面都收获了可喜的成果。

  散文诗人在2012 年不断锐意进取,从过去的狭小天地里逐渐受到更多的关注和认可。散文诗作家也不再只是书写风花雪月的小情绪,而开始有所承担,开始对社会和现实有了更深刻地书写,这标示着散文诗新的增长点。老一代作家的奠基,中青年作家的努力,形成了老中青三代散文诗人多样化的艺术风格,这也形成了日后中国散文诗发展与繁荣的最坚实的力量。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