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新闻杂志网站建起付费墙 读者为啥愿意买单

这些新闻杂志网站建起付费墙 读者为啥愿意买单

2019-03-15 06:02

  伴随新技术的兴起,网络资讯的免费获取令报业和杂志业的生存和发展危机重重,“付费墙”模式给欧美国家纸媒的生存带来一线生机。

  美国知名网络杂志Slate推出了付费版播客,两年新增用户16000人;荷兰付费阅读平台Blendle推出单篇阅读付费模式,海外市场扩展如火如荼;Tipsy杂志集合网站推出人性化便捷支付,形式新颖独特……

  以《华尔街日报》为代表的国外老牌媒体,自2000年初始,就纷纷试水“付费墙”模式;拥有“不老神话”之称的日本各大新闻社在“付费墙”领域的角逐也愈演愈烈……

  尽管中国报媒真正实现数字内容盈利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天下无永久的免费午餐”,数字内容收费将会成为一种趋势。

  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人为了观看更丰富的内容、享受更好的音质效果而成为了视频、音乐网站的付费用户。但是,又有多少人愿意为订阅报纸、杂志自掏腰包呢?

  近日,英国媒体网站刊登了一篇文章,介绍了美国知名网络杂志Slate中的播客(podcast)付费会员制。

  Slate杂志于1996在美国创刊,最初由微软掌管,曾是MSN网站的一部分。随后在2004年12月被华盛顿邮报集团收购。Slate杂志提供有关政治,新闻,商业,技术和文化的分析和评论,如今已经建成全球独家的最丰富的评论网络和时政漫画网络。

  Slate作为一家网络杂志媒体,曾致力于向全球读者提供免费的阅读服务。2014年,Slate网站首次试行播客会员收费制,会员只需支付一定的费用,便可收听会员专属播客资讯。目前为止,这种付费模式已经吸引了至少16000名用户。

  很难想象,在一个可以免费获得各种媒体资讯的今天,要如何说服听众为网络广播付钱?付费后他们又能获得怎样的别样体验呢?

  在Slate的官方网站上,传媒狐找到了付费版播客的会员注册页面。Slate主编Julia Turner在给听众的一封信中,介绍了会费的收取方式和会员特权等相关内容。会员每月支付5美元或每年支付50美元,便可收听更多的额外资讯。如下载无广告版的Slate IOS应用;每周收听无广告版最新热点新闻;获得与Slate专栏作者交流的机会等。并且,如果当天成为年度会员,还将获得一份额外礼品——价值79.97美元的《纽约》杂志的全年订阅服务。

  Slate官网早在2005年就设立了播客专栏。那时,播客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兴起,Slate杂志借着这股东风,让自己的羽翼更加丰满。

  如今,播客这股潮流也是越来越起劲。2014年,前美国国家公共广播(NPR)节目制片人Alex Blumberg创办了一家新媒体博客公司Gimlet,并一票走红。短短几个月,Gimlet订阅量就超过了百万。

  但拥有巨大粉丝量的Gimlet的销售模式是怎样的呢?2015年7月,Gimlet正式开通了会员制。在免费节目外,提供给付费会员更多额外资讯及幕后资料。Alex认为,对于媒体公司,盈利模式很多,但要保证粉丝数量,内容优质才是关键。所以,他专注做为会员提供付费内容这个项目。事实证明,很大一部分听众愿意为此买单。

  付费媒体资讯体验的推出不只限于Slate,也有多家媒体建立了自己的“付费墙”。如《华尔街日报》、《泰晤士报》、《星期日泰晤士报》等。

  而不屑于搞电子收费那一套,坚持保留免费阅读模式的《卫报》吃过亏。在2015财年中整体亏损了6900万英镑。而今年7月底,在尝试开通了会员付费模式后,收益情况却立刻好转。超过50000名订阅者每月支付5~60英镑不等,只为得到更好的阅读体验。

  Slate杂志的产品开发总监David Stern表示,虽然播客付费会员在网站的在线读者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但这些忠实粉儿却如愿获得了更多的优秀资讯。

  而哪些人容易成为播客专栏的付费会员呢?Stern介绍到,那些每天或每周定期浏览网站,对某个专栏或某种博客内容感兴趣,或是时常发表评论的读者最容易为Slate买单。

  荷兰付费阅读平台Blendle成功打造单篇付费模式,不喜欢可退款

  对外媒的纷繁世界充满好奇,钱包却不甚丰满的读者来说,荷兰付费阅读平台Blendle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Blendle在网站和移动端同时提供服务。读者无需整月或整年订阅,只需绑定信用卡,每读一篇文章支付少量费用。系统还会根据读者的喜好推荐不同题材的文章。当用户点击某篇文章并开始阅读后,系统会自动从读者的账户中扣除一定金额。一旦对内容不满意,可在系统后台提交退款申请。

  Blendle平台于2014年4月正式开通后,在荷兰国内口碑很不错。据官方统计,截至2015年1月,该阅读平台拥有20万用户,而2014年荷兰的总人口为1685万。并且,其中的20%用户已经转化为付费用户。但为了提高收益,海外战略项目负责人Thomas Smolders表示,在海外开拓市场已成必然之势。

  获得用户高满意度和国内主流报纸支持的Blendle也成功将版图扩大到海外,2015年9月和2016年初分别在德国和美国登陆。

  Tipsy是Chrome浏览器的一款插件,于2015年6月问世。下载该插件后可以正常浏览网页,并阅读刊载在Tipsy上的多家报刊杂志。读者可以免费阅读其上所有杂志内容。但基于对优质内容的肯定,网站鼓励读者,在阅读文章后支付少许费用,来支持作者提供更多优秀的作品。

  Tipsy创始人David Karger认为,提供优质的信息总是要花费成本的,如果没有与之相对的收入,那么传媒业将很难顺利发展。并且越来越多的读者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不惜用少许花费换取更多的优质资源。

  然而,繁琐的信息录入和付费程序让付费显得并不人性化。尤其是每次阅读后都要按键支付,甚至还要自己估算每月的付费总额,如此复杂可能会吓跑很多只想安心阅读的忠实粉儿。

  Tipsy在认识到这些弊端后,推出了独家的付费方式。读者可以事先决定在浏览网站时,每分钟愿意支付的金额数量。系统可以根据读者在不同网页浏览时间的长短,将读者支付的费用合理地分配到各家杂志。一旦设定好付费金额,系统会定期给读者发送付费提醒,免去了每看一篇就要点击付款的麻烦。

  另外,Tipsy还十分注重保护读者隐私,虽然网站会记录读者的浏览轨迹,以便统计每个杂志和作者的粉丝数量,但读者只有在自己的浏览器上才能看到记录,并没有泄漏的可能性。

  目前,Tipsy只支持在Chorme浏览器上安装该插件,未来可能继续开发火狐浏览器(Firefox)版本。

  可以说,以上几家偏小众的电子阅读网站,都取得了比较喜人的成绩。而这种收费制度并不是独树一帜,很多老牌新闻网站都早已先行一步。

  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副教授邹盛燕在一篇题为《国外在线新闻收费模型剖析》的文章中介绍,自2000年初始,国外一些网站就已经开始实行收费制度了。《伦敦泰晤士报》网站于2010年6月实施收费制度,2010年5月该网站有4100万的页面访问量,到9月份就跌至400万。

  纽约长岛的地方报《新闻日报》在2009年10月下旬对网站实行了收费,然而收费3个月新增加的收费读者只有35人。

  当然,报社推出的数字化收费阅读也有成功的个案。美国金融大报《华尔街日报》的数字化收费就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其成功的原因主要归结于提供“财经和金融领域的权威性分析”。

  《金融时报》从2002年至今,一直实行网上新闻收费制度。导入新商业模式后,面阅读量上升了50%,订阅收入与广告收入均有所上升。

  被称为“A站B站”鼻祖的日本热门视频网站Nikoniko在提供免费资源的同时,也提供付费帐号。截至2015年已有超过4800万人注册,付费会员超过200万人。

  除此之外,在日本,占据绝对优势地位的各大新闻社也抓住机遇,在电子版新闻付费上狠狠地刷了把存在感。

  2015年6月,日本《每日新闻》报社首次试行免费新闻和电子版付费新闻的混合模式。相比之前开通会员付费业务的《日本经济新闻》和《朝日新闻》,包月套餐价格降低了500元左右,为每月3456日元。

  除了能阅读所有电子版新闻外,还可阅读全国各地的早报和晚报、各地方版和周末版的报纸。此外,《每日新闻》与中国通信科技公司华为合作,推出了“每日平板电子阅读”套餐。用户每月支付5378日元,包含了电子版新闻阅读费、华为移动平板的分期购买费和每月7G的通信费用。

  在日本,采用混合模式的新闻网站不只有《每日新闻》一家,早在2010年3月就开通兼有免费版和收费版电子阅读模式的《日本经济新闻》就吸引了260万会员,其中15%的读者最终成为付费版会员。据官方统计,2015年的付费会员已超过40万,读者群扩展到年轻人和女性等广泛群体。

  紧随其后,日本《朝日新闻》在2011年5月也推出付费版电子新闻。目前已汇集了220多万名会员,其中付费会员已达到了20万人以上。

  但是,值得分析的是,收费制度究竟能为媒体带来什么?这直接关系到在线新闻收费是否可行。

  首先,通过向网络阅读者收费,可以帮助新闻网站除收取广告费和纸质版订阅费外,获得另一份持续稳定的收入。

  其次,实行会员收费制度,可以帮助网站获取读者的工作、职位、行业等信息。对于广告主来说,这些信息的意义重大。因为可以锁定目标,有的放矢地发布广告。广告投放的收益提高,自然也就保证了新闻网站可以获得高额的广告费。

  虽然电子版付费提供了一种新的收益途径,但也存在着弊端。首先,在一个可以免费获得各种媒体资讯的今天,读者向免费阅读客户端转移的情况不占少数,导致广告收入下降也在所难免。并且,网站访问量的减少,对报纸、网站的品牌形象和影响力也会造成负面影响。

  而在中国,电子新闻付费发展仍面临较大困难。在新闻移动客户端、微信公众账号、电子版新闻网站等多种形式的免费阅读模式并存的今天,付费新闻的前景也许并不乐观。尽管如此,读者对优质新闻内容的追求却永远不会改变,给予新闻业者相应的支持也是情理之中。

  在努力提供优质内容的同时,如何提高用户付费意识,减少在针对数字内容是否收费问题上的纠结,或许比如何争抢头条,夺人眼球更值得媒体思考。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